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灵魂缓刑 > 第33章

第33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天气转凉,一片片落叶打着旋淅淅沥沥地掉下来。
   
  大楼前的收发室里,一个灰衣灰帽的保安搓了搓了手,和旁边的同事抱怨着,“这暖气,占地方的鸡肋玩意儿。”
   
  “这工资让我睡外面都行……我家那孩子……唉,不提了。”同事是刚招进来的,接茬道,“你老张都来这么多年了,钱早都攒够了吧。那保密协议签得还挺邪乎呢。”
   
  “可不,这么多年了,不过我也没什么用钱的地方。”老张感慨着,突然问道:“你有孩子?”
   
  “是啊。好吃懒做,毕业了在家里吃饭睡觉打游戏,花钱倒是积极……”同事嗫嚅。
   
  “给他断了钱,自己就老实了。”老张淡淡劝道。
   
  “都赖他妈,给惯坏了,这一时半会儿咋改得过来……”
   
  “没事,不提了。”老张宽慰道,“这挣得倒是多——就是这员工早出晚归的,硬是不知道里面是干啥的。”
   
  “欸,”同事提醒他,“这不就来了。”
   
  “叔。”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敲了敲玻璃,取出一个精致的黑色盒子递到窗口,“帮我寄存一下。”
   
  “哟,葫芦来啦。”保安娴熟而亲切地和他打招呼,看了看他手里的东西,笑了,“这是给谁的?”
   
  “孝敬我师父的。”葫芦笑了笑,“您代我转达一下。”
   
  “关系真不错哈。”感慨道,“这次是保健品还是风湿骨贴啊?你说你师父也不收,你老这么执着。”
   
  葫芦笑了一下,“这次他会收的。”
   
  待他走了,两人嚼起舌根来。
   
  “他师父估计也七老八十的老头了,不收礼物。”
   
  “有自尊的小老头呗。”老张大笑。
   
  “这次包装可讲究啊嘿,还是烫金边儿的。”
   
  同事接过时盒子里的东西和外壁轻微摩擦,传来柔软事物碰撞的声音。
   
  “你闻没闻到什么味儿?”
   
  “没啊。”老张道。
   
  “就是有!”同事坚持道,“一股血味儿,这盒子里的。”
   
  两人战战兢兢地打开它时,一个没拿稳掉在了地上。
   
  三只人手从盒子里一股脑滚了出来。
   
  --
   
  “他死了。”
   
  “他在席眠面前自杀了。”
   
  --
   
  王珏已经不记得他是怎么被李微打横抱起来,放在这里的了。
   
  纵使他恐惧针头,恐惧幽闭,但他知道自己从来不是精神脆弱的那类人。他有一个强大的心脏,才能孤注一掷狠心对自己下暗示,让灰鲸对他束手无策,才能完全失去社交时在床上蛰伏小半年之久,能在专业杀手面前瞒天过海。
   
  他相信一切的ptsd都是生理恐惧。他可以在李微家的冰箱里一边流泪一边思考逃跑对策,也可以在刚关完禁闭立刻准备爬起来支援李微去战斗。他知道每一份恐惧的来由,有时候还以一种看自己笑话的心态去用专业名词来分析。
   
  可是现在,他面临着生理与心理双重濒死的境地。
   
  因为他知道衍辰因何而死——这是压垮他神经的最后一根稻草。就好像,在昭示他自己的命运一样。
   
  李微没有再拷他,他脊背受损,手心对穿,再加上精神恍惚——似乎也没有这个必要。从布局能看出这是他自己的房间,又是一个豪华的牢房。
   
  李微端着餐食走进来时,他看都不看他一眼。
   
  他走近,王珏翻了个身。李微又绕了一圈到他面前,王珏把眼睛闭上了。
   
  “你可以不理我。”李微说,又舀了一勺粥递到他嘴边,“但你不能不吃饭。”
   
  “你不是爱吃甜的吗,里面加了糖。”
   
  王珏紧紧抿着嘴巴,淡黄的米汤顺着嘴角淌下去,流进颈窝里。
   
  他也没有反抗过,温顺无比。
   
  但同样的,也再没和李微说过一句话。
   
  这些天他已经很久没有合过眼了,稍稍瞌睡一会儿也会蓦然惊醒。李微晚上会搂着他睡觉,也会在他突然没由来惊恐抽搐的时候,掰开他抓紧床单的手,企图让他抓着自己。可王珏宁可违抗本能把手指用力悬空,关节折得泛白,也不愿抓着他的手。李微只好草草把人抱在怀里,一遍遍摸他的头。
   
  沉沦了几天之后,王珏饿得连大脑思考的热量都拿不出来了。李微这时理应给他输葡萄糖吊着小命儿了,但他却迟迟没有,只是又对牛弹琴地来了一次又一次系统脱敏。
   
  这时候考虑起他的针头恐惧症了,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   
  但他想,他不想成为第二个衍辰。
   
  他不想成为李微生命里的一个过客。就算死,那么在死之前,他们的关系也应该是对等的。王珏强大的心脏让他挣扎着从深渊里爬了出来。
   
  于是他开始紧急的心理自救——
   
  文饰心理是无法达到目标时的一种防御心理机制。像斯德哥尔摩患者无法改变自己的处境,就会开启防御系统,从而让自己爱上凶手的“甜柠檬心理”;或是患者在发觉凶手并不喜欢他,就会把这种不喜欢合理化,具体表现为让自己不再重视这份感情的“酸葡萄心理”。
   
  “我……”他在有天李微给他擦干净嘴角之后沙哑道。
   
  看他终于开口,李微眼睛一亮。
   
  “我不喜欢你了。”
   
  他手下动作突然停住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