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灵魂缓刑 > 第23章

第23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gw里的高层都知道席眠奉命清理门户,据说叛逃的李微必死无疑,但没人见到尸首。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他们姓甚名谁,只知道第一名和第二名打了一架,战况惨烈。
   
  高手过招,非死即伤。李微在中了致命毒的情况下,也把席眠打进了公司的icu。
   
  偌大的内部vip病房里,衍辰一边给他的小腹裹伤,一边贫嘴道,“哥,能摸摸你的腹肌吗?”
   
  席眠:“……”
   
  这下他哥再也躲不开了,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。于是他真的摸了一把。
   
  不过看他哥的眼神,等他康复了应该会被揍得很惨吧。于是他又摸了一把。
   
  “真好。”衍辰恋恋不舍地给席眠的半裸体盖上一层棉被,突然感慨万千道,“你得活着,不然等你死了,我摸哪儿你也管不着了。”
   
  席眠:“……”
   
  他刚想翻个白眼无视他,抬眼就看见他嘴上不饶人,眼角却红得发紧。他心里默默叹了口气,道,“我没想到他上来就那么容易中毒了。不然我应该是回不来了。”
   
  “我今晚能睡你这吗,哥。”衍辰拉着他的手腕,把脸凑近他,眼巴巴道。
   
  “这屋有监控。”
   
  “你的意思是没有监控就可以一起睡吗?”他绽出一个花儿似的谄媚笑容。
   
  “……不可以。”
   
  “还有十秒,”衍辰抬腕看了看手环,“这屋就没有监控了。”
   
  伴随“啪”的一声,灯灭了。监控的红点闪了一下,最终也消失了。一股刺鼻的烧焦味隐隐飘来。
   
  是备用电池。席眠想。
   
  他警觉道:“你想做什么……”
   
  “你总是躲我,为那些无聊的人,无聊的规矩。”衍辰在黑暗里凑近他的脸。
   
  “这次你跑不掉了,哥。”
   
  衍辰一直以为,他是席眠捡来的。
   
  后来发现好像不是这么回事。
   
  可是一切都晚了。
   
  说来也好笑,那时候他们同床共枕了三个月,却彼此没见过面。
   
  -十年前-
   
  也许每一个没有夜晚的城市,其狂欢作乐者都有着一把可以任意酣睡的白天。不过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仅仅是因为工作并不分昼夜。地平线之上没有他们的归宿,对于地上的不切实际的繁华,即使只是停留一会儿,也只有公共区域能给他们安全感。
   
  下班之后,就要爬回地下的老巢了。
   
  像蜂巢一般拥挤的地下室里,住着这样一群异乡人。他们从更下的地方“漂”来,可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大城市,即使踮起脚尖小脚趾也悬起,抻着脖子拼命用指甲那一点尖尖去够,也只能勉强够到土地之下。租客来来回回,更新快得像中心街上橱窗里的联名新款t恤。有的人被机遇撞了满怀,匆匆离去;有的人扛不住经济与心理的双重压力,回老家结婚了;还有人用几十年的积蓄付了一间斗室的首付,掉入新的一轮深渊。房东似乎也深谙这一点,租金日结,倒也方便。
   
  衍辰还在上高中时,用父母的遗产在这里交了一年的租钱。
  家里房子被抵押,好不容易找了个挂名亲戚才躲过了孤儿院的收容,可以继续在原来的高中上学。
   
  他正一边听课,一边盘算着父母葬礼上纸人的款式。突然课上讲了“如丧考妣”这个词,语文老师禁不住担忧地向这边看了一眼。为表安慰,他回报以一个阳光灿烂的咧嘴大笑——
   
  结果老师惊恐地别开了目光。
   
  也是,他一直不是“正常人”。短暂的世俗怜悯在意识到他是什么人之后,也会以手抚膺幡然醒悟。
   
  他没意思地低头继续看桌上摊开的科研材料。
   
  衍辰是年纪里的风云人物,一是因为实力,而是因为传奇。
   
  全年级都知道他,一开始是因为他是上过综艺节目的小神童。后来发现他也不过如此,成绩平平,一次前十也没进过。再后来有人路过老师办公室时候恰巧听到他和老师谈话,听见老师对他说——
   
  “老师知道你谦虚,但这次模考是全国性质的,学校排名很重要,你尽量发挥一下。”
   
  当时那位同学还在“发挥”这个词里一头雾水。
   
  后来衍辰就在下一次全国联考里,只扣了一分作文。
   
  众人皆惊,传他是隐藏实力的大佬在世。可等到期末考,他又是那个不温不火的成绩,似乎证实了这个说法,但同时又有好事者传他考试作弊。于是那位老师站出来替他在班里解释,说他平时为了不占名次而故意考低,不过似乎效果不好,惹来一片嘘声。
   
  正在焦头烂额之际,衍辰干了一件能在这个学校永垂千古的名事。
   
  他在班里当众和这位老师表白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